小说视角 > 武侠修真 > 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越 > 第两百二十六章 楚王之死

第两百二十六章 楚王之死(1 / 1)

推荐阅读:

繁华的寿春城内,达官贵族来来往往,街上行人匆匆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之色。一家酒肆之内,一个相貌英俊,面若桃李的男子看着街上的行人,一双桃花眼内满是嘲讽之意。他穿着青绿色的紧身衣袍,头上戴着虎形的碧绿发簪,腰带绣着古朴的虎纹。

他便是楚国王室的贴身护卫军团,影虎军团的主帅——季布。

而在他对面,一个身形高大,威猛不凡的男子喝着酒,一脸颓废,他穿着铠甲,铠甲胸口处纹着玄武图案。背后是一对戚,上分别刻着古体的“杀”和“灭”。

他叫英布,是雷豹军团的团长。

“王上要撤离了,楚国的王都就这么放弃了,我实在不甘心!”季布的拳头上青筋暴起,脸色十分难看。

“不甘心,何止是你,兄弟们都不甘心!秦军强又如何?大不了战死沙场,马革裹尸!就这样将都城拱手让人,我实在是无颜面对百姓们。我们是军人,怎么能逃跑!”英布越说越激动,拿在手里的酒碗瞬间碎掉。

“别激动,我们是军人,军人就应该服从命令!即使是让我们去死!”季布按下了英布,丢下酒钱,带着他离开。

就在他们离开酒肆的刹那,一个人缓缓跟在他们身后。

走过几条小巷后,季布缓缓停下脚步,俊秀的脸上满是警惕,“出来吧!”

随着话音落下,微风吹过街巷,让英布稍微清醒,但还是无人应答。

“怎么,难道要我请你?”季布看着街道的某处,沉声威逼。

“不愧是影虎军团的团长,果然机警。我家主人找你有要事相商,两位,请!”说着,那人便张开手做邀请状。

英布和季布面面相觑,两人眼中满是凝重之色,现在,是谁找他们?神神秘秘的。

“走,前面带路!”英布沉吟了一会儿,便下达了命令。

随着他的身影,两人离开了寿春城,来到城外的军营。

那人钻进军营之后,便把两人丢在外面。

“这是大将军的军营,既然他要见我们,为何不直说?”英布皱着眉头,脸上带着不解之色。

“或许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吧,我们耐心等待便是。”

······

咸阳宫内,一个穿着深红色宫装的宦官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之内,手上拿着一个晶莹的玉杯,里面装满了红色的酒液,如同鲜血一般。

惨白的手,黑色的尖细指甲,猩红色的酒液,构成了这幅诡异的画面。

“传承了八百年的楚国也逃不过时间的摧残,老朋友,你又是何必呢?”赵高抿着嘴,轻声道。

随即,他摇摇头,“家国之思,不过是掩饰自己的野心的借口而已。蝼蚁岂能与大势对抗?昌平君,你的棋局,赵高已经全部知晓,这一杯酒,咱就先给你敬上了。”

“哗啦!”香甜的酒液滴落在泥土上,一只花色的蝴蝶停在上面,贪婪地嗅着眼前的一切,倏然不知,一只黑色的蜘蛛即将靠近。

······

深夜之中,楚王负刍正搂着自己心爱的妃子陷入香甜的睡眠。明天,他们就要离开寿春,前往后方,即使是面临秦军,也有项燕的抵抗,这几日,他睡得很安心。

哪知道,临行的这一晚,他心中莫名的感觉有些不安。

陷入睡梦之中的他猛地从睡梦之中惊醒,连身边最宠爱的妃子都顾不上,翻身就下了睡榻。

放眼看去,整个寝宫,显得无比的空寂,这让负刍那被酒色麻痹的心灵涌起了浓浓的空寂。

一时间,负刍只觉自己好似是置身于一片空旷的深渊之中,身躯正在不断往下坠落,全然没有半点安全感。

“来人,快来人!”带着尖锐与恐惧的尖叫响起,传遍了整个寝宫,一股焦急可怖的气息弥散在宫廷之内。

“王上。”沉重的宫门被推开,一名老官宦走进来,对负刍行礼道。

“快,寡人要知道,项将军到了没有?”见到身边最信任的宦官出现,负刍稍微安心了一些,却还是没有完全排解心中的忧虑和恐惧,只能将目前唯一能关心的事情拿出来。

“启禀王上。”老宦官跟随了楚王负刍几十年,听到负刍的问话,自然知道他想知道什。

“大王,你忘了?昨日昌平君回归楚国,今天,项将军就赶回来了,这次,带着残余的士兵聚齐了二十万兵马,守在寿春城附近。您放心,秦军一定打不进来的!”

“什么?”听到老宦官的回答,负刍骤然变色,冷汗淋淋。

“都城外聚齐了这么多人马?”

“是啊,还是大王您下令,三族老臣才将军队交给了大将军。”

宫墙笼罩在一片夜色之内,今夜的月色已经被一片乌云所笼罩,大地不见一点亮光。

平常守卫森严的宫城只有三三两两的士兵在巡逻,谁都知道,明天大家都要搬走了,所以,回家的回家,出去喝花酒的喝花酒。

一道漆黑的人影在宫殿顶上不断跳跃,但下面的士兵丝毫没有察觉。

昌平君府,自昌平君归楚,楚王负刍便把这座紧邻王城的大宅送给了昌平君,以示殊荣。

砖瓦新葺,朱门新漆,整座府院充满了人气与活力。

比起在咸阳,这里的府邸可谓是高朋满座,人满为患。

深夜,这里还点着油灯。

“季将军,英布将军,请!”昌平君坐在主位上,下面是英布和季布。军营一次密会,让他们彻底放弃了负刍,今夜,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。

在王宫深处,这楚王宫的主人,亦或者是前任主人,楚王负刍,他的脚下躺着一个人,一个死不瞑目的人。

这个人,是他最信任的宦官,现在他死了。

在他面前,站着一个人,黑色衣袍,散发着冷冽的杀机,好像是地狱的使者,负刍闻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“你······你是谁?为何要杀寡人?”负刍看着身前犀利的剑锋,颤抖的说道。

“我是来杀你的,有人给了足够的报酬,所以,今天你必须死,你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卫庄不屑的看着负刍,清冷的剑锋不断有鲜血滴落,同时,负刍似乎是愣住了,脸上豆大的汗珠滚动。

“别杀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我给双倍!”就在剑锋即将临身的那一刻,负刍瞬间反应过来,凄厉的嘶吼道。

“不,比起金子,我更感兴趣的,是你的项上人头!要怪,就怪你生在王室!”随着话音落下,一抹清冷的剑光闪过。

“唰!”一声轻响,楚王瞪大眼睛,头颅不断在地上滚动,脸上还带着不甘之意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灵田笑 诸天位面逍遥录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修真棒打鸳鸯计划 证道诸天从武侠开始 九涅盘 虎道人 这个师父贼带劲 且乘风去 我真是仙界萌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