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视角 > 武侠修真 > 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越 > 第两百一十六章 纸张问世

第两百一十六章 纸张问世(1 / 1)

推荐阅读:

“扶苏,以后,将由东君教导你修行。”

李玄常看着眼前美艳无双的女子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,他好像见过她。

然而,当李玄常把目光从她的脸庞转向脖颈之下不可描述的恩物之时,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。

是了,五年前,他曾在咸阳宫外的通道上见过她,那时候的她还没有现在这么凶。而五年后,她的规模比当初大多了,宽大的蓝色衣裙也掩饰不住她愈发成熟的身姿。

“东君见过公子殿下。”她素手轻抬,盈盈一拜,眼波流转间,便是无限风情。

······

不多时,嬴政就屏退他们两人,殿上只留下东皇太一。

“不知阴阳家如何与大秦合作?”

既然是合作,双方已经证明了价值,现在也应该交换条件了。

“大王想要这七国天下,而本座所求却是无上大道。阴阳家会帮助大秦攻伐六国,事成之后,大王只需要答应阴阳家几个力所能及的条件即可,此事对于大秦亦是益处良多。”黑袍之下,一道高深莫测的话语传荡四周。

条件?嬴政挑了挑剑眉,细长的眸子散发着令人战栗的寒光。

“孤,准了。”不管阴阳家目的为何,只要大秦能一统天下,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畏惧的。所谓合作,只有实力对等才叫合作。一旦大秦征服六国,到时候,谁说了算,还不一定呢。

“这次的合作,绝对不会让大王失望。”说完,殿下的人影犹如泡沫般散去,只留余音寥寥,回旋在大殿之上。

“阴阳家?诸子百家,呵呵。”良久后,嬴政左手握着的七星龙渊剑微微出鞘,一道无形而又浩然的剑气自剑身激射而出。

“啪!”一声轻微的炸响,嬴政身前的案几顿时化为齑粉,只留下地图在地上滚落。

平天冠下,嬴政缓缓吐息。

咸阳宫上方虚空中,一条常人看不见的黑龙虚影盘旋萦绕,黑龙周身散发着庞大的威压,漆黑的鳞片闪烁着夺人的光泽,龙爪上寒光四射,仿佛能撕碎万物。一对硕大的龙眸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厚重,身后的云层中隐隐映现出天下半数疆域。龙眸闭合间,其气息越发壮大。

咸阳城外的一处山巅,无形的波纹在四周回旋,漆黑的人影仿佛凭空出现此地。

只见他抬头仰望咸阳城上方,仿佛穿透虚空,看见了那条本不存在的黑龙一样。

忽然,黑龙似是察觉到什么,龙眸猛然一睁,一道神光迸射而出,从无形化为有形。

“哼!”黑袍人身形一滞,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,赶忙收回目光。

“大秦已得真龙天命,承接黑龙大运,水德代火德,若是能一窥五德运转之玄机,本座定然能再进一步,压服那几个老鬼。”这黑袍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出咸阳城的东皇太一。

阴阳家出自道家,无论是占星术还是望气术,都有极其高深的传承,而东皇太一在此道的造诣已是天下少有。

······

一座宽广的大殿内,无数竹简被来来回回搬运,韩非就端坐里面,研究着竹简上的内容。

一年的时间,韩非凭借商君书和他留下的法典,建立了新的秦律框架。但也只是框架,里面还有很多条文律法需要填充,就算是填充完毕,也需要进行仔细修改,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。

于是,韩非教授的那五十个学生也被带来打下手,他们不同于李斯,有着自己的法制理念,他们现在还是白纸一张,一些基本的工作还是可以帮忙的。

看着殿堂中堆积的竹简,刚从咸阳宫回来的李玄常不由得皱皱眉,以前他将任务交给韩非,自己沉溺于修行。平常也不过是与韩非探讨秦律,没有直接参与,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现在,他明白了,这些笨重的竹简严重拖延了他们的效率,无论是查阅资料,还是书写,都极其不便。

李玄常直接去少府找了几名工匠,吩咐下去。这点小事,他还不必去向嬴政汇报。

他吩咐之后,整个造纸流程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,虽然没人知道这位公子的目的是什么。

树木,竹料,不断被粉碎,装进大锅,大锅之下,是熊熊燃烧的火焰。

一直熬煮了几天几夜,期间,李玄常还让人加入了石灰水。几天的熬煮,所有的竹料,树皮都被煮烂,再经过石灰水漂白,变成了乳白色的黏状物。

紧接着,工匠们再将熬煮的液体倒在用纱布做成的竹帘上,反反复复。

几日之后,一张张略微泛黄的纸张就摆在李玄常的案前。

看着眼前的纸张,李玄常不禁感叹大秦制度之完善,他只是说过一遍。所有的工匠就开始流水做线,将其分成一个个步骤,省时省力。

也只有这样的后勤制度,才能保障大秦攻伐六国。

李玄常饱蘸浓墨,笔走龙蛇,随即一个硕大的小篆字便跃然纸上,他所书之字,正是秦字。

“来人,将这些纸送到父王那里去。”他摆摆手,便有太监上前,将纸张小心的放进匣子,恭敬地离开。

不用他多说,想必嬴政肯定明白纸张的意义。

无论是奏折,密函,战报还是藏书等等,纸张都比竹简来的轻便。

想想他之前在咸阳宫看到的景象,案牍旁一大摞竹简,看上去不少于一百斤,光是每天拿起来翻看都要花费很大功夫。

嬴政是一个极其勤政的帝王,现在还未一统天下,他每天就要处理这么多奏章。若是以后一统天下,政事更加繁多。

也许,在原本历史中,他的身体就是这样被一点点拖垮,英年早逝。

他摇摇头,拿起案上剩下的纸张,前往韩非所在的大殿。

“哦?你来了,快帮我看看这个条律文有没有不妥之处?”殊不料,刚来就被韩非拉了壮丁。

虽然他有历经三世,见多识广,还做过一国之君。但在法律方面他还真不如韩非,战国时代与后世差异巨大。

很多东西都没有出现,当然,这里也有许多后世不曾有的东西。

但他毕竟当过皇帝,有时候提出的观点反倒是让韩非豁然开朗,耳目一新。

法,是不断在完善的。

今未必胜于古。而古,未必就强于今。

因地制宜,因时制宜,才是制定法律的基本要诀。

“此事不急,我可是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,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。”李玄常将他手里的竹简拿开,扬了扬手里的纸张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真是仙界萌新 诸天位面逍遥录 灵田笑 九涅盘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虎道人 证道诸天从武侠开始 且乘风去 修真棒打鸳鸯计划 这个师父贼带劲